厦门证券期货交易中心

股疯:机遇还是陷阱?

楼主:经济观察报 时间:2020-02-13 16:50:38

每天在“钱堆”里打滚,有谁受得了诱惑,虽然巴菲特那么多年也只有一个,也不妨碍一代代新人们总是认为自己是千军万马里独树一帜的业界神话。


经济观察报 施健子/文


在被斥为“赌场”、被普通人“选择性整体遗忘”了6年之后,风驰电掣般的中国股市重新抓回了众人的眼球。


根据中国结算12月3日发布的最新数据,从11月24日至28日,两市新增股票账户数达到了37.01万户。这一数据创下43个月以来新高。股民好赌,A股所创下破万亿元的成交天量足以制造出一股吞没房市时代的新狂潮,身处其中,谁又知这到底是机遇、出口或是另一个陷阱的开始?



严明是北京建筑设计院的工程师,他是经历过6年前股市的大波浪的,他那段时间老是跑证券交易所,“我是见过大户室那些人的,全副身家都投在里面的人,大盘一片惨绿,股价跌到了地板上,一群人哭着喊着就要上天台思考人生。”自己也赔了些,所幸后来赌对了几次下行中的反弹,自己生拉硬拽从泥沼子上来。去年重新入市后觉得形势不错,“总体来说挣了一些吧。”


他入市得早,2005年股市不到1000点。那年严明上大三,出去聚会时偶然认识了一个师兄,这个师兄毕业几年,年薪七八万,无房无车,也没有女朋友,所有的积蓄都在股市里。跟着这个师兄,严明进了一个股票投资群里,这个群里后来也出了几个小有名气的民间股神。


每天在“钱堆”里打滚,有谁受得了诱惑,虽然巴菲特那么多年也只有一个,也不妨碍一代代新人们总是认为自己是千军万马里独树一帜的业界神话。在师兄的指点下,严明拿出了一年生活费的一半5000元,以每股4.18元的价格买了万科,随后过上了“不敢早起,没钱吃早饭”的生活。一片大好的市场当然没有辜负他,不到一年时间就几乎翻了3倍,算是挣到了第一桶小金。


他也有遗憾。2006年初,中信证券不到10块钱,群里好多人劝他卖了手里的股票买入,“当时它可能是唯一一个券商股,而且我感觉它在业内的上升速度很快,因为钱少也保守,等到涨到12块的时候,我依然没有买,因为我觉得一年后,市场根本就不可能认同中信证券会有那么低的市盈率。”到了14块多的时候,他才开始进入中信,不多久它翻了一倍多,“我有点害怕了,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当时一些研究员,包括内部的人也觉得,按他们自己的估值算,30元左右基本是合理的。后来你懂的,中信证券涨到了接近120元,而我已经在30多块钱的时候下车了。”


这些金钱游戏现在说起来还是让人激动得眼红。那个最初拉他入伙的师兄俨然成了资深股评师。他后来去过一次他家,那时候不断往上蹿的指数让所有人失去了应有的戒备能力,加之对08年北京奥运会的盲目信心,这个师兄从公司辞了职专职炒股。租来的30多平的开间里散着好多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两台台式机同时开着,他坐在电脑前,随便说点什么,就能让那些慕名而来的追随者们在本子上记录半天。


到了09年,在女朋友的胁迫下,他把股市里的钱抽出了大部分,在家里人的帮助下,花了130万在北五环买了一个80平米的小两居,现在这个房子能卖400多万。家里的余钱不敢冒进,选择了最稳妥的打理方法,50%放在银行保本的理财产品里,两成应急,最后的三成才放到股市里。


而那个师兄消息却越来越少,股灾时栽了大跟头,只好出去又找了个工作,从西二环搬到了南五环,依然没有成家,“有些魔怔了。最近股市好转,他又像活了过来,每天在朋友圈里疯狂转发各种预测走势以及他的个人评论。”


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因为金钱和欲望的加入,也许更加残酷一些。严明刚入市的时候,有个圈里的老人就说,这个市场也有二八法则的,80%的人亏钱;20%的人能够活下来,其中有10%的人平,10%的人赚。“以前总想着要当最后10%里的10%,这些年也想通了,能成为那20%也挺好。”



周艳就是他们说的那种,没有“股市伤口”的新股民。今年5月底入市,收益一度达到120%,可谓是手气很好的新手了。刚开始的确是好玩,投了1万块钱试水,涨得最疯的时候,几天能挣两三千。


兴奋归兴奋,也比之前更焦虑了。毫无疑问,这场牛市正在改变包括周艳在内的新股民的日常生活结构。之前积蓄存在定投里,年化率只有8%左右,不过啥也不用想。最近周艳觉得自己得了强迫症,除了睡觉,她几乎从不间断地浏览专业网站,研究每只股的基本面。对于自己持仓的股票,不停地看消息,看评论。收盘了,明明已有结论了,隔个把小时,又止不住把软件打开,再看一遍盘,再分析一遍。加入了几个股票微信群,大家大致知道对方持有股票的数量和买入价格,个人财富隐私的底线全面撤退。朋友聚会也参加得少了,因为周末安排了证券投资的讲座。这样搞下来的结果是,“很累,非常累”,睡觉也不踏实,老做梦,记不清梦见了什么,但肯定与股票有关,有一天晚上半夜惊醒,梦到自己睡过头,错过了政府的新政策了。


对于专业是英语,职业是高校辅导员的周艳来说,所有的专业术语都是山一样的难关,“买了好多书,比如《日本蜡烛图技术》,这是专业研究K线的,《股市操练大全》注重实战,还有《专业投机原理》,里面有一些经济学原理和统计方法,比较适合从零学起的投资者。”


周艳对“投机”二字的理解来自于她的老师。几乎所有的股民身边都有这样一个人,在股坛浸润多年,深藏不露,偶尔传道解惑就能收割一大片拥趸,财富传奇的加持总能把人包装得似乎无所不能——A股、期货、外汇、农产品现货、贵金属、权证(国内)、期权(国外)这些他都实盘操作过。目前在全职A股,去年依靠创业板顺利实现财务自由,中旬时进入军工板块就获得超过30%的收益。


这绝对不是运气使然,投机里比运气更重要的是勤奋。周艳很肯定。“举个例子吧,他堂哥仅4万存款起家。5块钱买了吉林敖东,后来一路涨到120,除权下来60多卖掉的,他哥直接变成了百万元户。熟悉股票操作的都知道这里面守长线的水平和卖点的选择。他每天六点半起来看新闻,所有深度研究报告都是存在脑袋里,我曾经问过他一只股,他直接翻出三年前这只股票的一篇深度研究报告让我学。”


“彼得·林奇(Peter Lynch)不停地告诉我们,要在市场上生存,艺术和历史知识比专业知识更重要,类似的话索罗斯也说过,他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哲学,而不是经济学或金融学。”这简直是最大的谎言了。解释这个事实很容易,就跟拍电影一样,周艳说,“大导演总是会告诉你,他们成功主要是因为自己的哲学思想,还有对于世界的深刻理解。他们绝对不会告诉你,自己能拍出电影,首先是因为在电影学院接受了严格的电影拍摄训练,周而复始地放置镜头和角架,他们也不会告诉你各种镜头之间的差别有多大,因为对于他们那个档次的人而言,这些可能都太简单了。可是如果你真的相信了,那一辈子都拍不出电影来。”


要找出个冷静的人还真是不容易。刘静然是这一波行情里的异类,严格意义上来说,朋友圈里她离钱最近,研究生学的商科,现在在德勤工作,大家说,要趁机捞一笔啊,偏她怎么说也不肯入市。“你见过有几个真正成功的个人投机者?”她在朋友圈里问大家。


不少头脑发热的朋友认真地回复她,在他们的故事里,一个炒美股的行家月均盈利水平大概在5万美元,去年行情比较好的时候,他有四个月单月盈利都过了10万美元。还有几个朋友的朋友,其中有个短线的,最牛的时候大连商品交易所给他半年的手续费返还达到1000万,做长线的几个,基本上是一波牛市可以资产翻倍。“我的意思是,你们直接认识的,不是什么朋友的朋友,同事的同事,拐着八十个弯听来的亲威的事儿。有几个能圆满脱身的?”


她引用杰西·利弗莫尔(Jesse Lauriston Livermore)的名言,“投机,天下最彻头彻尾充满魔力的游戏。但是,这个游戏愚蠢的人不能玩,懒得动脑子的人不能玩,心理不健全的人不能玩,企图一夜暴富的冒险家不能玩。这些人如果贸然卷入,到死终究是一贫如洗。”她觉得自己是真的经历过股疯的。就像电影《股疯》里演的那样,潘虹演的公交车售票员阿莉和丈夫、女儿住在底层的弄堂里,在从香港来的高人指点下,进入股市的阿莉尝到日进斗金的快感,后来也因为投资失败走上天台。


刘静然成长的西南二线城市,触觉比上海要晚一些。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改革”也不再是什么空洞的口号了,可以是下岗失业的悲惨命运,也可以是投机取巧的鸡犬升天,所有人都担心在改革带来的红利与机遇里掉队。


那真是个一拥而上的年代。刘静然的父母也加入了炒股的大军,她记得那时家里订了各种证券报纸,父母蛮横地把电视屏幕锁定在了那只有红与绿的画面里,她的情绪也随之而波动,看不懂赚与赔、涨与跌,也不妨碍她对股市的理解——如果涨了,父母情绪就会很好,如果赔了钱,两人要为谁负责而吵上半天,甚至大打出手。


这样断断续续地投资终于在2008年画上句号。直到最近,刘静然似乎又闻到了熟悉的气息,看邻居挣了钱,母亲又把账号翻了出来,密码早就不记得了,就吵着要去营业厅找回来。“我并不是反对股票,更不是要推翻多年所学。我理解我的父母,一辈子的工人,买点股票,或许是他们释放压力的渠道,为的不过是不被社会抛下。”她说。最近看新闻,连70多岁的老太太都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养老积蓄2万元入市,“我并不关心股市有多火多疯,我关心的是为什么老人家如此不顾一切,那一定是因为股市之外的某一方面出现了问题。

  • 如果您觉得内容不错,不妨将本文分享至朋友圈

  • 如果您心中有话要说,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微社区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